我在印度阻止的那场轮奸,岳飞失衣

作者:小说

引导语:倒下后,我听见了优钵罗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看见不远处地上被撕成碎片的绿色沙丽,那几个刚刚偷袭我的混蛋,此刻全都迫不及待地围了过去。王八蛋,这帮人渣!

引导语:每个人都有一段被自己标注为灰色的日子,在那样的日子里,一点小小的关心都会暖上一整天,一些小小的善意也会让你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引导语:“忠义”二字从孩提时代就已经深深植入岳飞的骨髓。

01

刚参加工作时,我仍在大学附近租房子住,住的小区有几家临街小饭馆。我选了老蔡的饭馆做长期食堂。在老蔡的饭馆包月,每餐一个炒荤菜3块;一荤一素5块。如果不是包月的顾客,一荤一素要7块。

岳和不惑之年喜得贵子岳飞,但他从来不骄纵,而是鞠育训导。岳飞从小乖巧懂事,极少被大人训斥。可是,岳飞15岁时,岳和竟将他打得皮开肉绽。起因是岳和发现儿子的衣着突然一件件去向不明。一开始,岳和想,也许岳飞拿去换了一些急需物品,没有细问。没想到岳飞的衣物照样失踪,甚至天气转冷他竟光起膀子来。岳和气急,再三盘问,岳飞三缄其口。面对儿子倔强的态度,岳和火冒三丈,甚至怀疑儿子跟村里的痞子学坏了,变卖衣着去吃酒赌博了。他不由得抄起木棒,对着岳飞的屁股狠狠地揍了下去。岳飞扑通跪地,但仍不发一声。

因为营养健康方面的原因,许多中国工程公司不愿意雇佣印度工人。

老蔡热情憨厚,他的女儿小蔡聪明伶俐,相比之下小蔡妈妈略微吝啬刻薄。老蔡每次炒菜时,总有学生站在旁边喊:老板,多放点儿肉。每次有人这么说,老蔡就尴尬地一笑,顺手多抓一把肉放进去。

儿子康复后,岳和追问无果,想:何不趁他出去时偷偷跟着,这样不就清楚了?这一天,岳和悄悄地跟在儿子后面。只见岳飞来到一座坟前,先在坟旁射了三支箭,再把贡品放在墓前,很虔诚地叩首三次。这是周同的墓。自从拜周同为师,岳飞很快就学会了一手好箭法。岳和不明白祭拜师父本是光明正大的事,为何儿子打死也不说?

可印度穷,政府为了提高本地人的雇佣率,08年左右就开始慢慢限制中国工人签证的发放,变相的逼着你雇印度人。

这时,小蔡妈妈就会很生气地冲过来,对老蔡说:一个菜才3块钱,又要肉又要油又是免费米饭,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?老蔡辩解道:好啦,以后我们的女儿如果在外地上学,有老板这么对她,我们也放心对不对。

岳和移步上前,岳飞见秘密被父亲识破,道出原委:师父自知命不久矣,在生前一个月里把他一生摸索的箭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孩儿,他还教导我立身处世精忠报国的道理。师父的大恩大德孩儿没齿难忘,悲恸之余只想尽己所能再多陪他老人家一程。变卖衣物之所以不敢告诉您,是因为家境每况愈下,一针一线尤显珍贵,怕您为此伤怀。岳和听罢,自责的同时,更为有如此深明大义的儿子感到自豪。

但,印度人全民信教,信的还乱七八糟。

常有同学不能按时交餐费,他们总偷偷跟老蔡求情,老蔡也会勉强答应。但自从被小蔡妈妈发现之后,她就气哼哼地在店门口的黑板上写了一行字:本店小本经营,恕不赊账!

从此,岳和省吃俭用,不管多难都要给岳飞提供祭拜周同的贡品。而岳飞则念着恩师的教导日日勤学苦练,不久便能左右开弓,百发百中,为日后建功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原来,忠义二字从孩提时代就已经深深植入岳飞的骨髓。

不能宰牛,但犁地的水牛不是牛;不吃牛肉,但牛奶就能喝。

之后,赊账的人果然少了。我跟老蔡说:老板娘真厉害,把问题放在面上解决,你看,果然没人赊账了吧。老蔡呵呵一笑,说:她就是会做生意。

[来源:文章吧网 Http://WwW.wenzhangba.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,转载请保留出处!]

最糟心的,是有些啥肉都不吃的人,敢提鸡蛋和鱼都立马跟你急。

有一次,连着几天,有两个男学生总要剩一些菜打包,然后再装一大盒免费米饭,小蔡妈妈撞见了,问怎么要打包那么多米饭,两个男同学很没底气地说,晚上当夜宵吃。小蔡妈妈脸一横,说:你们已经连着一个星期都打包剩菜带米饭回去了,我只是假装看不见而已。

这种人要么是极高种姓比如婆罗门祭司,要么是《摔跤吧爸爸》里的妻子那样,严格的印度教徒,绝对素食主义者。

男同学脸红了,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,小蔡妈妈也一直没有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她问:以前和你们一起吃饭的小赵呢?你们每天打包剩菜回去,是不是给小赵吃?

招人的时候,老高带上了我,他朝地上啐了一口,等下你就这么问,chicken的米西米西?不吃的全他娘的不要,回头买菜还不把老子烦死。

两个男同学对视一下,道出实情:小赵爸爸打工摔伤了,家里寄不出生活费了,所以我们就商量出这个办法,对不起。小蔡妈妈沉默了一会儿,说:你让小赵明天来,告诉他可以赊账,别吃剩菜。谢谢小蔡妈妈,谢谢老蔡。男同学的声音因为感激而有些颤抖。

我说,老高,那好像是日本话。

第二天去吃饭时,黑板依然立在最显眼的位置,依然大大地写着本店小本经营,恕不赊账,然而在右下角的位置多了一行小小的字:如有问题,可找老板娘。不知怎的,我笑了起来,整个人暖暖的。

印度这国家,强奸犯忒多,变态可不比日本少。 老高缩缩脖子,直摇头。

等到隔壁桌男孩要走的时候,小蔡妈妈对小赵说:小赵,你明天把你的学生证给我复印一下,这样的话,大家都放心。

那天陆陆续续面试了不下四五百个印度人,库玛一家就在其中。

小赵本来如释重负的脸瞬间尴尬起来,红着脸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:好的好的,应该的应该的,谢谢老板娘。(感人亲情日志 )

不少年纪大些的印度女人,是不愿意抛头露面给外国人工作的,丈夫也不让。

听到这句话,我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。我想,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不爽,是那种面对心不甘情不愿但又必须接受的事情时的一种情绪吧。对于这件事我不爽了一小段时间,但后来想通了,也理解了。

库玛家不,不仅夫妻两个,甚至还带着小女儿一起来应聘。

后来,因为身体原因,我决定辞职考研。工资取出来交了房租,买了书后,我也面临着交餐费的问题。我想了很久,决定去找小蔡妈妈赊账。为了让她放心,我准备了身份证,以前的工作证,甚至还带着自己发表的文章,以证明不久之后,我就会有稿费。

小姑娘应该有十一二岁了,但常年营养不良导致有些过于瘦弱,但继承了父亲身高的优势,个头已经有母亲高了,五官有着印度人种的深邃,睫毛又密又长,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。

我找到小蔡妈妈,还没说出长篇大论的腹稿,她立刻就说身份证复印件留下就好。我毕业后就用回了老家的身份证,上面并没有什么信息。我想再给她一些东西来证明,小蔡妈妈说不必了。

拜托你,让她们两个来做饭吧,我家没有别的男人在了,不放心让她们自己在家啊! 库玛苦苦哀求道。

考研那段时间,小蔡总是隔三差五给我端来一碗西红柿鸡蛋汤。我说自己没点这个汤,小蔡说:别人点的,爸爸水放多了,多出来的就给你了。

我这人虽心软,但该问的还得问,能吃鸡肉吗?

考研结束,我又立刻找了一份工作,等着出分数线。一天,同学来找我吃饭,3个人我点了4个菜。菜上齐之后,又多了一大碗猪脚汤和一条红烧鱼。我问小蔡妈妈:是不是上错了?她说:今天27号,不是你生日吗?这里过生日的人当天都会加菜。你朋友来了,就给你多加了一个。快吃吧。

库玛犹豫了三秒,点点头,可以,可以的。

我想了起来,小蔡妈妈有我的身份证复印件。可身份证复印件不是为了避免我们拖欠餐费吗?谁能想到,小蔡妈妈会把每个人的生日都标记下来。

那好,明天来上班吧。

吃饭时,我去敬小蔡妈妈酒,谢谢她的善意。小蔡妈妈等我喝完,看着我和同学说:没钱留身份证有什么用,谁会让学生赔钱?收着你们身份证就是觉得你们挺需要人照顾的,能把身份证复印件放在我这儿的人,都是老实孩子。

快来谢谢叔叔。库玛向一直藏在妻子身后的小女儿招呼道。

一个你以为是陌生人的人,却突然用长辈的语气来评价你,再回想起这些年,他们对我的照顾,似乎早就有了家人般的感受。

小姑娘穿着鲜艳的绿色纱丽,怯生生地探出身子来,飞快地摸了我的脚一下,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小声地说了句,纳玛斯戴。

之后,我去了北京。工作到了第三年,我特意回去看老蔡一家。到了之后,却发现老蔡的饭馆已经不见了。听邻居说,老蔡的餐馆几乎每个月都赔钱。后来老板和老板娘商量,等当时第一拨包月的孩子大学毕业就收摊。离开老蔡小饭馆的时候,我回头看了一眼,人来人往。

库玛说,这是他们印度人对尊敬者的最高礼节。

也许每个人都有一段被自己标注为灰色的日子,在那样的日子里,一点小小的关心都会暖上一整天,一些小小的善意也会让你对未来充满希望。我很感激老蔡一家人,我也常常想起放水太多,所以才给你的一碗西红柿鸡蛋汤。这不是谎言,这是善意,这样的善意让我们带着感恩前进,让我们比别人更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小幸福,也让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,学着老蔡的样子,撒一些善意的谎,把这份雪中送炭的温暖,送给更多的人。

库玛慈爱地看了眼女儿,她叫优钵罗,是梵语里青莲花的意思。

[来源:文章吧网 Http://WwW.wenzhangba.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,转载请保留出处!]

看得出来,库玛很疼爱自己的女儿。

02

雇佣了优钵罗,我有些忐忑,毕竟她年纪太小了。

老高听了后狠狠吸了口烟,也没啥,印度童工全世界最多,好多干的还都是采矿啥的高危行业,就做个饭,招就招了吧。

我说,你可别打人家小姑娘主意啊,她爸爸可宝贝她的紧。

老高瞪我一眼,兔崽子,你哥我是那种人吗?我也是有原则的好不好。

说归说,我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老高,因此时不时地会多跑去照看一下优钵罗母女俩,一来二去的跟库玛一家就比较亲近了。

熟悉了之后,优钵罗活泼了许多,常缠着我听中国的事情。

尤其喜欢听中国女孩的事情,在知道她们不仅能自由的上学、逛街、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,甚至能自由地选择丈夫的时候,优钵罗有些向往,又有些沮丧,要是印度也可以就好了。

我不擅长哄小女孩,慌乱中想起刚好身上带了块儿绿豆糕,赶紧掏出来递给她。

优钵罗吃了一小口,大眼睛亮了一下,好好吃!

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,又把那块儿小小的绿豆糕,小心翼翼地包起来,剩下的给爸爸妈妈吃,他们还没有吃过呢。

我的心揪了一下,没事,还有呢,你吃吧~

优钵罗噌的一下抬起头,真的吗?那我可以给我姐姐带一块儿吗?捧着绿豆糕的手开心的有些发颤,却依旧舍不得吃。

当然可以啦~

优钵罗甜甜一笑,一边小心的把绿豆糕收起来,一边满面骄傲的说道,我姐姐可漂亮了,是我们村有名的美人,尤其是头发,又黑又亮,迷倒了好多小伙子呢!

优钵罗的姐姐嫁去了老德里,为了让她嫁进高种姓人家,库玛几乎耗尽了家产,连犁地的水牛都卖了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